Warning: Undefined array key "cj_open" in /www/wwwroot/uppercs.com/wp-content/plugins/wptao/functions.php on line 514

2021年牛年,本来应该风调雨顺,结果家里2老先后同时得重病,虽有子女三人,到时候发现还是人手不够!

在这个时代,遇见困难,最好使的是金钱!

医院,一个人人绕不开的话题,在这里选择比努力更重要,选择对了,不仅仅省的是金钱,时间,还有人的精力!

这辈子,我再也不想去医院了。

下文粗体部分,代表选择有问题的地方,以此警醒后人。

 

一、关于妈妈生病–脑出血及术后

家人出现脑出血脑中风怎么办,亲历脑出血病人

妈妈脑出血后,先在ICU呆着,脱离危险后,在普通病房呆着,那个叫催着走,撵着走呀,当时觉得病情特别重,存在意识不清和偏瘫,回家怕整不了,主要考虑到金钱的问题,所以选择了一家当地的镇卫生院(报销好像是80%),进行扎针促醒。后来又因为误吸,导致了吸入性肺炎,当地医生建议往市区三甲医院转运,考虑到搬家是一件折腾的事情在输上头孢后,妈妈不再发烧,就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,但是也是觉得医生不想收治我们,所以我们就不走了。因为有肺炎,再加上后来后期又吸入性肺炎,肺炎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好,我当时回家照顾了半个月,当时眼看着呼吸30+,心率100+,现在才明白,那就是叫肺炎的东西,肺炎的典型症状,妈妈一身一身的汗流着。中间好了几天,妈妈醒了,可以举手示意了,但是又慢慢不好了,直到我走。

因为肺炎输头孢不顶事儿,吃比诺环素稍稍等点事儿,看到小院无法治疗肺炎之后,正好赶上气管切开上面有感染就想换个气管套管,我们果断地将病人转入大的医院B。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许多,首先对昏迷病人是否接收是一个难题,然后我就挂了所有的科室相关科室(耳鼻喉科、呼吸科、康复科、神经内科、神经外科),终于有一个人同意接受我们。最后证明换气管套管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,要求耳鼻喉科过来会诊即可解决这个问题。后来就一直在B医院的康复科进行康复治疗。

 

反思一下:

第一,当脑出血病人处在恢复期的时候,不应该回家应该直接转入当地医院最好的康复科进行治疗,而不是回家或者去别的小医院进行无效的救治。这样既耽误时间错过了恢复的黄金期脑细胞的代偿期已过。

第二,在小医院容易产生耐药,因为他们用的药都是经验型用药。比如说头孢没有进行过药敏实验,这样细菌特别容易那样。

第三,经过ICU的细菌病毒比较杂乱,时间长,所以产生耐药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 

二、关于爸爸煤气中毒后

 

遇见庸医,耽误10天病情。

 

爸爸煤气中毒刚开始是昏迷,家人打电话,经过商议,本来我要求送120送医院,当时家人考虑到怕有人偷我们家东西(后来跟别人说的时候,说家里有啥值钱的东西?还考虑那些)需要家里有人看门、最后,我们自己去送到当地卫生院,他们说如果是煤气中毒的话,这里无法进行检测和治疗,需要转入上级医院。A上级医院说不是煤气中毒,因为不符合煤气中毒的标准,在神经内科icu住了五天之后,一直没有下诊断,直到MRI出结果,符合一氧化碳中毒的脑梗(多发点状梗死灶),不靠谱医生才颤巍巍地告诉我们。说如果写煤气中毒的话,医保报不了,10天之后病情没有好转,他没办法了一个劲的赶我们走,说别的科室也不收,一天花五六千。(现在想起来他没法下诊断,不知道这个病人如何治,又担心我们没有钱,肺炎又加重。)后来我就联系三甲医院B,转到三甲医院B后,人家说病情不严重,可以到普通病房,也是考虑到想给我们省点钱

 

在全科医学耽误病情

在全科医学科又遇见一个不靠谱的医生,这个医生最近需要当班门诊,所有我们的事情都找值班大夫,主治大夫在我爸应激性溃疡没有好的情况下,开了一堆药,包括升血宝,消化药,益生菌等,这么多药要轮流着喂,最后喂的胃已经很难受了,第二天胃里面还有好多东西,终于到最后全喷出来了。另外,血液透析的管子我们喊了她好几天,她依然没有给我们拔掉,已经出现化脓性感染的情况下还是不换药,说了好多遍,过了四天才拔掉,在这个工作过程中,还让我们做出选择,说如果血氧上不去的话是回家还是进行抢救,当初我判断情况只是有点肺炎,肾脏也在慢慢好转,根本都不需要进行抢救,所以说果断地拒绝了抢救,但是第二天晚上突然呼吸困难,当时情况我已经很疲惫很蒙了,对于她们轻描淡写的说肺不好,也没告诉我是肺炎太严重,考虑到四天前肺炎只有一点点,没有当回事,实际我应该早点判断肺炎加重的。

另外,这个科室的护士,服务态度还很差,让人心情很不好。

其中有个小大夫,过来貌似语重心长的说,你不知道病人拔管什么意思(带着鼻饲管),那就是他自己不想活了。我们家老实,没有说什么。现在想想,我真想揍她一顿,谁带鼻饲管舒服?

 

二次在ICU抢救

值班ICU过来,让做血气分析,出结果可能是代谢性酸中毒等,先纠正酸中毒,明天早晨再进ICU看看,,2小时候呼吸困难加重,立马转入ICU进行抢救治疗。在ICU门口,我经历着生死离别之焦虑,再加上连续24小时的不休息,那种疲惫感压得我喘不过气,努力经历过后,来到大夫面前,告知一直在抢救,没来得及告知病情,大致意思是胸水700ml,腹水大量,发生了感染性休克(前几天腿上透析的管子拔了之后做了血培,中心静脉输液那根管道也脏的不成样子),上了呼吸机,后来上了3次血滤,治疗17天后转入普通病房(春节前),在病房中病情平稳。人在ICU,上不上呼吸机,上不上血滤,上不上白蛋白,气管切不切开,每次决定我们都做的比较难,不仅考虑资金的问题,还要考虑医院是不是在为了赚钱让我上的项目。每天我都是面对那一页一页的费用单,在推算今天都上的什么治疗,爸爸的病情恢复到什么地步。

至少在这个ICU还是把病人给抢救回来了。

 

苦涩的春节

大年初一,我们一家5口相聚在医院,由于2人均是多耐(肺炎致病菌多重耐药),还不是同一种菌,都进行了气管切开,都不能说话,均不能下床,我们分为1和2,分别照顾二老,一墙之隔,不能串门,过了一个非常苦涩的春节。我在除夕那天超市买了一堆好吃的,苦涩的春节就这样过去了。看着二老的病情一天天好转,我错误的选择了离开,因为爸爸的好转,其实是黑暗真正来临前的看似平静的光明。

 

突然的离开

爸爸在医院10几天,我看一天天好后,选择了离开,但是10天后,爸爸病情突然恶化,其中情节不想回忆,濒临死亡总是那么的可怕,他永远的离开了。我一直想不应该住康复科,应该住呼吸科。人在康复科,病情恶化很正常,但我走的时候,明明一天天好转的,医生为什么没有及时发现,及时干预。埋怨自己,埋怨医院,哎,又顶啥事。

 

反思一下:

第一,从家走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打120这样,进最好的医院最好的ICU直接进入即可,在别的ICU也是白花钱白浪费钱;

第二,转入普通病房,以后没有过多的关注感染这块,因为刚从ICU出来,他的身体比较虚,非常容易诱发感染和应急上消化道出血;

第三,面对傻逼大夫的时候,自己一定要有脑子,哪怕跟她们打一架呢,毕竟花钱是来治病的,不是让他们推三阻四的;

第四,最后在ICU的病人都比较虚弱,对他一定要进行无菌的操作,比如说人家需要纸巾床单儿,你要尽可能地选择无菌的床单,送进去,比如说有真菌就会容易导致泌尿系统的感染,这样经过一波三折反而费了好多钱。

第五,没有及时转入ICU。

第六,转院的时候没有ICU对接ICU.

第六,不应该转入康复科。当时就是一根筋,就想为了方便照顾,把二老接到一起。

第七,ICU才是真正的治病救人的地方,对于多系统的病变,单一科室不行,全科更不行。

 

 

写在后面

不仅要处理爸爸的事情,还要兼顾照顾妈妈的事情;

不仅要了解爸爸的病情,还要计划着治疗费的事情;

不仅要听取医生的讲解,还要结合自己的判断;

不仅要照顾着妈妈,还要计划着妈妈的转院;

辗转于各个医院之间,和医生斗智斗勇(关键我是一个忒不爱和人打交道的人),根据各种外部信息判断病人实际的病情。

疲惫,焦虑,担心,紧张,各种不好的情绪掺和在一起,很多事情都好难处理。

因为没有经历,因为疲惫,因为资金不足,做出了好多错误的决定。

如果回首,我希望从一开始就关注妈妈的血压;从一开始就不让爸爸单独居住;从一开始就把2老接到最好的医院的ICU。因为只有ICU才能救得了命。

对医院很失望了,一个人的命运,最后都交给了陌生的医生。什么三甲?只要你遇见好的大夫,用好的条件,有足够的资金支持,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。但是三甲医院,医院名头大,但是里面的大夫不一定有多精湛的技术,

经历过这些事情后,我感受到了成熟,其实我多么不想经历,回忆是痛苦的。

 

写出来,告诉世人,命在自己手上,到医院长点心。